机器人此前在电影中的出场方式只有两个:帮人类杀怪兽与被人类杀。《西部世界》选择另辟蹊径。





文 | 宇多田



HBO出品,必属精品。不过这一次,除了获得掌声,其重磅新作《西部世界》或许还会为科技圈带来一场头脑风暴。


HBO推出的新剧《西部世界》从几天前就开始频繁出现在海外科技媒体的新闻列表里,而最近一个“获此殊荣”的恰恰是HBO的另一部剧——《权力的游戏》。

机器人乐园—西部世界


毫无疑问,这部未开播就被舆论寄予了巨大厚望的电视剧,其讲述的故事再次不按常理出牌——人工智能,机器人“自我意识”的觉醒,科技应用的道德界线以及对人性的探讨……这些都是当下科技圈里既热门却也无法回避的话题。


当然,这部由1973年同名电影改编的电视剧不仅会获得电影老粉儿们的关注,就连苛刻的电影评论家Theresa DeLucci都表示,新剧集在拍摄及内容品质上面有了巨大改进。她在科幻脱口秀节目《Geek’s Guide to the Galaxy》中这样说道:


“你不要忘了这是HBO的一部剧。无论是演员演技、表演模式还是音乐与视觉效果,都将继承HBO的‘血统’!”


来自科幻小说界的“掌声”与“担忧”


截至目前播出两集后,《西部世界》不负众望,不仅得到了美国观众及国内网盘剧友们大力追捧(iMDB评 9.3分;烂番茄新鲜度88%;豆瓣评分9.4;),也让专业人士们,特别是科幻小说界受到了强烈震动。


在这里我们需要先描述一下《西部世界》的故事轮廓。它的背景设定于未来某个名为“西部世界”的机器人游乐园。这座由人类建成的巨型高科技成人乐园由西部世界、罗马世界、中世纪世界三大主题版块组成,它既可以用来观光游玩,也可以用来满足人类游客的杀戮与性欲。

被游客射杀的机器人们


然而,由于后来被制作者嵌入了“冥想”功能,机器人的“自我意识”开始觉醒。因此,这座巨大机器乐园的监控后台就逐渐失去了对机器人的控制:游客纷纷被机器人杀死,所有想逃离者都被锁定为杀戮目标。


虽然故事才进行到第二集,但科幻小说家Rajan Khanna还是表示非常喜爱这部剧从开放性世界游戏(下面会提到)中获取的灵感的方式,她在接受商业媒体The Wired采访时称赞道:


“我是一个资深游戏玩家,玩过无数次Skyrim(上古卷轴)与Grand Theft Auto(侠盗猎车手)。我非常喜欢这部剧对科技元素的运用手法,他们懂得什么是真正的当代科技。”


而著名科幻小说编辑John Joseph Adams也非常欣赏《西部世界》,但同时也指出剧集的套路存在一些缺陷,譬如对“世界”这个概念的设定就显得相对较弱。他认为,这部剧没有对“机器人主题公园”描绘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画像,而人类游客看起来也不太可能成为存在于公园以外未来世界的某种“商品”,或许这样会更有趣(但说不定未来剧情真的是这样……):


“从现在来看,这部剧从某种程度上更像是利用各种科幻小说元素来讲一个有趣的故事,在这一点上它做的非常棒!但如果作为深度科幻小说的一部分,这些还远远不够。它还不够大胆,不够残酷。”


因此,他希望《西部世界》接下来的剧情能够更加深入地挖掘出故事背景(前情),赋予人类社会更多的设定与角色魅力。但他也为此感到担忧,因为他担心这部电视剧会像《太空堡垒卡拉狄加》与《迷失》一样,尽管在开始时埋伏的科幻前情十分令人期待,但最终还是落入了“神秘与荒诞主义”的俗套。

机器人女主角多洛莉丝与游戏中设定的配对恋人


《西部世界》与游戏的关系


就像上面Khanna提到的那样,除了电影,《西部世界》还从许多游戏中吸取了创作灵感,这其中就包括《上古卷轴》、《生化奇兵》以及《红色死亡救赎》等游戏。


该剧制片人乔纳森·诺兰(好莱坞著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弟弟)在接受VICE采访时表示,市面上的游戏中已经有了很多有趣的故事剧情,虽然自己没有参与过游戏的开发,但却被游戏中的剧情及科技概念深深吸引。譬如将游戏中“主角去中心化”及“人性的多元化”的表现方式应用到电视剧中。

《侠盗猎车手》


而Khanna也认为,这部剧应该被称作“NPC(非玩家控制角色)们丰富的内心世界”。他表示,由于玩过Rockstar Games的很多游戏,因此认为这家公司对游戏做出的努力与《西部世界》非常相似:


“《侠盗猎车手》升级后让所有非玩家角色变得更为逼真——基于当日时间的交通模式发生了改变,游戏里的加利福尼亚人可以慢跑、吃汉堡,甚至可以与其他玩家对话。这在某种程度上与我们看到的《西部世界》中机器人女主角多洛莉丝及其他仿真机器人非常相似!他们在自己的时间线上做着不断循环的事情,而人类玩家,或者说是游乐园观光者就要去破坏他们的故事情节,以某一种方式介入他们的生活……这听起来简直太太太有趣了!”


电影中AI呈现方式带给我们的思考


脱口秀主持人 Barr Kirtley曾表示,自己非常赞同一年前看到的某条评论——电影,尤其是科幻电影中你只能看到机器人的两种出场方式:


1、  人类赋予他们正义,去杀死各种怪兽;


2、  他们本身就是邪恶的一方,必须被打败的一方,或者是最弱势的一方。


很显然,《西部世界》中的机器人目前的设定都属于第二项。然而,如果随着剧情的发展,机器人们开启了自我觉醒,那么人类所有的伦理设定都将“超纲”:机器人才是受害者,每个加害于他们的人类都是非常可怕的。现在感受起来,这种非黑即白的设定是否应该让我们重新进行思考?


反过来再想一下,如果机器人没有自我意识(包括现在的真实社会中),至少在我们给不出理由来解释他们具有意识的前提下,我们应该怎样对待那些外貌、行为举止与人类极其相像的机器人?


那我们再顺着往前推,当下,我们应该怎样对待那些越来越智能的机器人?怎样利用AI技术来做事?制作机器人与对待机器人的方式是否需要遵守道德与法律的约束?


这些都将是《西部世界》提供给科技圈的最好的议题。

由人造肌肉及其他精密仪器打造的仿真机器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