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试过爱一个人,爱到连他的狗都爱。而他,只是说:“谢谢啊,又帮我买狗粮。”
 
你有没有试过爱一个人,爱到因为他喜欢绿色,于是你的床单也成了绿色,毛巾也成了绿色,香皂也成了绿色,连看到绿色卫生巾的包装,都会不假思索买下。可是,却不敢穿一条绿裙出现在他面前。
 
“那样的话,就太明显了。”小蘋说。
 
小蘋腰的右侧纹着一个小小的“S”,只有两颗绿豆摞起来那么大,除非与她肌肤相亲,否则不可能有任何人看得到。其实我也没有见到那个“S”。小蘋说,因为他的狗名字叫做“S”,她纹这个字母不是为了那条狗,是因为爱他。
 
“如果有一天,他能接纳我,他一定会看见那个字母的,也许他会感动,也许他会笑我傻。”
 
这一天一直没有来到。有一天小蘋说,一个人爱不爱你,方方面面都体会得出,就连在床上,也是不一样的。
 
可是你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察觉?
 
小蘋说,不是没有察觉,是自愿蒙上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不去看,不去听。因为太害怕看见他不爱自己,太怕听见心碎的声音。
 
我以为可以用真心感动他,可是我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爱,有一个前提,如果这个前提不存在,那么再多的感动对于他来说,可能只是一种打扰。
 




小蘋曾怨恨过,如果不是在那里遇见他,是不是会不一样呢?他们第一次相遇在酒吧,那时一群年轻人在舞池尽情狂欢,他也是其中的一员。是不是因为这样,他会觉得我是一个不靠谱的姑娘,他会觉得我很疯狂很随便?如果我们不是在酒吧相遇,会不会好一点?
 
小蘋曾经后悔过,为什么要那么早答应他的邀请,并且在一个夜晚喝多了酒,睡在了他家。他会不会因此觉得我很不矜持,很不检点。虽然我们并没有睡在一张床上,虽然我执意睡在沙发上,他会不会觉得这只是装清纯的套路而已?如果当初我端着一点,我收敛一点,是不是就会让他追我了?
 
小蘋甚至痛恨自己害怕狗这个事实。是不是因为我第一次去他家,看到了“S”惊声尖叫,所以他开始讨厌我?他那么爱狗,怎么可能跟一个怕狗的女人生活在一起?虽然后来我努力跟S搞好关系,虽然我买了那么多的狗粮,可还是不行,他还是会怀疑我是否能善待S。



我当时为什么就不能克制一下自己的恐惧,为什么要喊叫!



自从爱上他以后,小蘋每天都陷在自我否定里,反反复复,看了叫人心疼。她在不停地为自己无限的付出找借口,为他的不爱找借口,把所有的错都揽在自己身上。她总是想着,如果能如何如何,也许就如何如何了。
 
可如果永远只能是如果,金诚所致,金石为开这至理名言用在爱情当中是那样不堪一击。我们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有被小蘋感动到,他为什么不能去爱小蘋。
 
也许没有为什么,不爱就是不爱,不是因为你不够美不够好,只是因为不爱。
 
我见过小蘋口中的那个他,其实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男孩子,还有一点过分的瘦弱,可是在小蘋的眼中,他就是谢霆锋,就是吴彦祖,我们不能在言语上对他有半点埋怨,为了小蘋,我们不得不一起陪她演这出戏,一出什么戏呢?一出大家都是好朋友的戏。
 
小蘋和他自称朋友,铁子,超越了性别关系的至交好友。他俩常常标榜这样的友情,可以一起吃饭,一起哭,一起笑,可以躺在一张床上,甚至可以看着彼此赤身裸体而不触碰红线。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友谊,红线不是不去触碰,而是不能,这一点小蘋再清楚不过。无论他们再怎么情比金坚,他们无法接吻,无法做爱,他们这种纠缠不清的关系只能欲盖弥彰地被称为“别样的友情”。
 
一起出去聚了几次,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小蘋和他,一个在拼命往前,一个在小心后退。他从来不去拒绝,只是所有的微表情和动作都出卖了自己的心。比如说,小蘋为他擦汗,他嘴上说着谢谢,却皱着眉头。小蘋剥好了虾塞进他嘴里,他表面上笑着,身体却在抗议般地后退。在KTV唱歌的时候,每到小蘋深情演唱,他就拿起手机,从来不看小蘋一眼。
 
小蘋没机会的,几次见面之后,这是我们共同得出的结论。
 





我们分析,要么是这个男人太混蛋,利用小蘋的爱,要么是这个男人太懦弱,怕伤害到小蘋而不敢拒绝。
 
当小蘋彻底承认失恋之后,我们才明白了,原来还有第三种情况,就是小蘋根本不愿意接受任何现实,能在自己设置的骗局里多呆一天也是好的。
 
你永远也叫不醒的装睡的人,真的。小蘋一次次用行动来对那个男人说“我愿意”,可那个男人从来也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不但没说过,就连一点点爱的暗示都未曾表达过。
 
让她清醒过来的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他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