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舞青春

汤圆作者/悠萧忆


 它们的出现

那么的剔透

如风如梦

又如晴天

一起明朗的雨空

如果此夜是永远的晴空

那么

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凝结成最美的万物

它们尽管再也不会回来

却在我心间生根发芽


- 1 -

第一章 误伤他的舞伴


看看手表,下午18:46分。

这个时候,学校的餐厅应该差不多没人了。同样的,剩下的饭菜也同样没有几样了。

苏苏匆匆地跑到餐厅的时候,看到自己想吃的基本上都没有的时候,微微有点失望,不过,她也没有多在意。

因为,这个时间点,图书馆的人应该已经很多了,她要是再不去的话,估计就找不到位置了。

容不得多考虑,苏苏随便买了一杯豆浆,就又匆匆地离开了餐厅赶往学校的图书馆。

这个时候的苏苏,心中是只惦记着图书馆的位置的。压根没有注意到,在她的迎面,一个炫酷的舞蹈组合正大步地朝着她的方向走来。

“嘭!”苏苏只觉得自己撞到了什么,手中的豆浆也脱手而出。

“啊——”一声尖叫响彻云霄。

几乎方圆几百米内的人都朝着这个方向看来。

苏苏傻眼了!

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紧身舞服,化着浓妆,却被她一杯滚烫的豆浆兜头浇下的女生,和她身边几个同样穿着舞服的同学,苏苏手足无措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

反应过来后,苏苏忙弯下身子去给面前这个女生擦身上的豆浆。

只是,她刚一动作,那个女生就如同触到了火一样,再次疼得尖叫起来。

“该死的!你没有长眼睛吗?”那个女生一边尖叫一边骂道。

而跟她一起穿着舞服的其他几个同学,则是目光各异地看着苏苏。

要知道,他们可是要赶往学校的礼堂参加舞蹈表演的,现在跟他们一起的“莺歌”貌似被眼前这个女生的一杯豆浆烫伤了。而“莺歌”又是他们组合里极为重要的一个角色,无人可以取代!可眼前这种情况……

“啧啧!这是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居然敢撞我们莺歌!”

“喂!这位野丫头,你知不知道你的鲁莽将会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

“是啊,莺歌的情况看起来不妙,说不定得住院了!”

……

几人轮番炮轰,苏苏心中不安极了,不住地道着歉。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被她泼到豆浆的女生怒了:“你知不知道这个舞蹈表演多重要?你知不知道我的角色多重要?可我却被你这个该死的女生弄成这样……嗳哟!疼死我了……不行了,赶紧送我去医务室包扎一下,不然的话,我被烫伤的地方会留疤的。”

跟她一起的几个舞伴中,两个男生赶紧上前,带着莺歌去医务室包扎去了。

现场只剩下了包括苏苏在内的四个人。

苏苏胆战心惊地悄悄抬头去看那几个人,在看到其中一个目光冰冷的男生时,她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几乎在这一刻停止了。

单从外貌上看,这是造物主怎样的一个杰作啊!浑身上下360度完美无死角。黄金比例的身段,多一份嫌多,少一分嫌少。还有那棱角分明的轮廓,剑眉、星目。薄唇微微勾起的时候,却是噙着一抹冰冷,让人不寒而立的。

“我……我该怎么才能弥补这件事?”看着那个男生让人无所遁形的目光,苏苏结结巴巴地问。

“弥补?”江萧寒唇角的弧度愈发地大了,然而却让人觉得愈发地冰冷了,“她是我江萧寒唯一的舞伴,你伤了我的舞伴就得赔给我一个!这场表演对我很重要,如果砸了我的场,那个代价你付不起!”

他一边冷冷地说着,一边将苏苏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

似乎在掂量着眼前这个女生能否暂时取得他的舞伴。

“我……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苏苏缩了一下身子,怯怯地说。

江萧寒挑眉,眼底的威胁意味十足。

“好吧!那我就委屈一下,暂时代替你的舞伴。”

“委屈?”江萧寒的眼底尽是冷讽,“能当我的舞伴,是一种荣幸!不过,前提是你不会砸了我的场!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你今天的行为有多么愚蠢。”

毫无准备的苏苏,就这样被江萧寒一行人拎到了学校的舞台更衣室里。

“给她找一件跟莺歌差不多的衣服,今天莺歌出了点状况,莺歌的角色暂时让这个女生代替!”

江萧寒淡淡地对化妆师说。

化妆师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相貌看起来也并不出众的女生。

“江少爷,莺歌的角色那么重要,你确定眼前这个女生可以替代?”

“我说了,莺歌今天出了状况!”江萧寒不耐烦地说,“还是说,你认为今天的比赛应该取消?”

化妆师不敢再多说话了,眼前这个男生,她惹不起,得罪不起,他说什么,她就听什么吧!

当化妆师用最快的速度给苏苏化好妆的时候,送莺歌去医务室的两个男生刚好也回来了。

苏苏几乎可以听到前台响亮的音乐声,表演似乎已经在进行中了。

好久都没有跳过舞了,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什么舞蹈组合是要跳什么舞,她能不能拿下来。

苏苏的心中忐忑着。

不多久,她就被人拽了出去。

江萧寒看着化过妆后的苏苏,目光稍稍顿了一下。

看来,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眼前这个女生虽然比不得莺歌的好身材,却也还是不错的!尤其是一张脸,经过化妆后,也是甜美动人。只不知道她是否会跳舞?

如果她刚好不会的话,那么今天这个比赛……

容不得江萧寒多想,主持人已经报幕请他们开始演出了。

当“炫舞队”一行五人和苏苏走到舞台中央的时候,台下再次爆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更有人吹起了口哨!

甚至还有一些女生在那里疯狂地喊着:“江萧寒,我爱你!”

苏苏偷偷地看了一眼那个叫江萧寒的男生。

看来,他在女生中挺受追捧的!

激情的音乐声响起,炫舞队几人很快投入到了各自的角色中。

苏苏则在听了音乐后,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

还好,听这个音乐,貌似她之前是学过这个舞蹈的,待会儿只要她好好配合,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这样想着,苏苏很快跟上了江萧寒的舞步,跟他配合共舞起来。

炫舞队的其他几人,多数都是莺歌的倾慕者,对于苏苏伤到了莺歌,本就十分恼怒。

现在看着苏苏跟他么一起出现在舞台上,都是幸灾乐祸地看着她,等着看她出丑。然后……至于她出丑后,江萧寒应该有的是手段收拾她吧?

然而,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他们期待的情况貌似并没有出现!


- 2 -

第二章 一舞惊人


这个伤了莺歌的女生怎么会跳出这么好的舞?

舞台上的她,体态优美,身姿妙曼,甚至比莺歌更为出色!

更让他们震惊的是,这个压根不知道打哪里冒出来的女生,居然跟江萧寒的舞步是那样的契合!

就像是,他们从来都是一对不分开的舞伴;

就像是,他们在一起默默配合过千万次;

就像是,江萧寒的舞伴从来都是这个女生!

而这个女生的每一个舞蹈动作,也犹如是充满了灵性。她就像是天生为舞蹈而生!

怎么会这样?

这个学校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了不起的舞蹈天才,他们却从来不知道?

比他们更为震撼的却是江萧寒!

他一边用自己的每一个肢体动作诠释着舞蹈的精髓,一边注视眼前这个与他共舞的女生。

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生居然可以把舞跳得这么好看的。

要知道,他江萧寒是一个挑剔到近乎苛刻的人,这个学校,除了莺歌之外,还从来没有一个女生配站在他的身边,当他的舞伴的。

可眼前这个女生,却是打破了这种局面。

氤氲迷人的炫彩灯、激荡的音乐、宛如天人的舞蹈,让台下上千观众看得入了迷。

宽阔的大礼堂,此刻除了舞蹈的音乐,却是再无其他嘈杂声。

直到台上的舞蹈告一段落,炫舞队谢幕下去,观众中这才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更有纷纷的议论声。

“今天跟江萧寒伴舞的女生是谁啊?她是打哪里来的?”

“江萧寒的舞伴不是一直都是莺歌吗?今天怎么又临时换了一个?不过这个女生貌似跳的更好看呢!”

“今天跟江萧寒一起跳舞的女生貌似长得也不错呢!虽然没有莺歌那样妖娆的身段,却也甜美可人呢!”

…………

一阵阵的议论声,却多数是在夸赞和猜测着苏苏的身份。

而此刻的苏苏,下了舞台后,心底稍稍舒了一口气。

按照刚刚台下的反应,她应该是成功地拿下了这场舞蹈演出,没有给那个什么江萧寒丢脸吧?

这下子,他们是不是可以放过她了?

正这样想着,就有“炫舞队”的两个男生从她的面前经过。

“啧啧!我还真不知道咱们学校竟然还有这么一个了不得的舞蹈天才,真是深藏不露啊!”

“可不是嘛,我都以为之前那杯豆浆是不是她故意泼到莺歌身上,好借机取代莺歌的位置的!”

“我也觉得八成有这个可能!不然的话,那么宽的路,她怎么可能那么巧就撞到了莺歌身上,那么巧又会我们要跳的这个舞。”

……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在苏苏的面前肆无忌惮地嘲讽着。

如果不明情况的话,还真会以为,苏苏就是故意撞到了莺歌的身上,好借机会混到他们炫舞队,混到江萧寒的身边,从而一舞成名。

苏苏被这两人的话,激得脸色通红,几欲不顾一切地跟他们理论。

然就在这时,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拉住了她。

“别冲动,我来说!”

苏苏回头,看到拉住自己也是“炫舞队”的一个男生。

她张了张嘴,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只冷眼看着这个男生走到刚刚嘲讽她的两人面前。

“张洋、韩磊,莺歌受伤是我们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但这个女生一看就属于那种比较胆小,怎么可能故意撞莺歌?看在她今天表现不错,没有砸了我们‘炫舞队’牌子的份上,我们就别跟她计较了,OK?”

芦苇,莺歌才是我们炫舞队的唯一女成员好不好?你该不会是看这个女生跳舞还不错,就看上她了吧?

芦苇,也就是劝说嘲讽苏苏的两个男生的,乃是“炫舞队”里除了江萧寒之外跳舞最好的,也是除了江萧寒之外,最有影响力的人,一般情况下,“炫舞队”的其他人,都会对他很尊重的。

可眼下,为了莺歌,那叫张洋和韩磊的两个男生,竟是跟芦苇争辩了起来。

看着张洋跟韩磊面红耳赤的样子,芦苇摇摇头,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莺歌是萧寒最重要的舞伴,不如这件事我们就交给萧寒来评判,如何?”

张洋跟韩磊这才冷哼了一声:“就算是交给萧寒,萧寒肯定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她的。”

他们相信,莺歌在江萧寒心中的位置,应该是无人能替代的。就算是今天这个女生没有丢了“炫舞队”的人,江萧寒应该也不会这么轻易跟她罢休的。

苏苏听着他们似乎死不罢休的话,心中那个气,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舞我已经跳过了,你们到底还想要怎样……唔唔……”

她火爆的话还未说话,嘴就被人捂住了。

只听刚刚那个叫芦苇的男生,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相信我,见过萧寒后,他会放你走的!你不会再有什么麻烦的。”

芦苇相信自己的直觉,江萧寒今天对这个女生的印象应该不错,他应该不会再对那杯豆浆的事情耿耿于怀的。

江萧寒终于换下了舞服,一身清爽地出现在了苏苏的面前。

而苏苏刚刚也已经由别人带进化妆间换下了舞服,重新穿回了自己的衣服。此刻的她,素颜,马尾,齐刘海,又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看上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身上再也看不到一丝刚刚在舞台上时那种魅惑人心的美感。

江萧寒觉得,自己都有点无法将眼前这个普通的女生跟舞台上那个耀人眼球的女生联系起来了。

“没想到,你还真的会跳舞!”

“会一点而已。”苏苏并不想在他的面前表现自己的优秀。

江萧寒也没有在意她淡漠疏离的语气,继续问道:“以前学过舞蹈?”

“你猜?”苏苏挑衅地回答。

江萧寒挑眉,惊讶于这个女生居然敢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你可知道我是谁?”

苏苏道:“不就是这个什么炫舞队的领头人物吗?”

不然的话,为什么这个舞蹈小团队的人都听他的?

江萧寒点点头,看来她并不是很清楚他真正的身份,那他也没有必要挑明了。

“喂,之前你可是答应我,只要你的这场舞蹈演出,我赔你一个舞伴,你就会放过我的,现在你是不是应该遵守承诺?我还有别的事情呢!”

要知道,为了今天她的一个失误,她可是饿了一晚上的肚子什么都没有吃,现在肚子似乎已经在跟她抗议了。

而且,她也没有去成她最喜欢去的图书馆,耽误了她一晚上的看书时间,这对于她来说,可谓是“损失不小”。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本以为还要跟这个江萧寒费一番口舌的,谁知,他下一句话,竟是淡漠而干脆地说:“是的,我答应过你,所以,你从哪里来,现在就可以滚回哪里去了。”


    - 未完待续 -


点击“阅读原文”,立刻阅读全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