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Yivian虚拟现实资讯”关注我们




开发商多年来一直努力使虚拟现实变得足够逼真,让消费者觉得值得购买。现在随着一批新虚拟现实设备和内容登陆市场,一些人担心该技术变得太逼真会怎样。


在斯坦福大学虚拟人类接触实验室里,研究人员自2003年起就一直在研究将人们放在一个任何事都可能发生的替代现实中的影响。研究人员让几百个受试者经历不同系列的虚拟现实体验,从像超级英雄一样飞翔到表现一头牛被屠宰的场景。


该实验室的主任Jeremy Bailenson教授说结果已经清楚了。他说:“我基本上一直在研究一个核心问题:一个虚拟现实体验会不会改变你的思考和行为方式?我的回答通常是肯定的。”


研究人员说虽然虚拟现实的长期影响目前还不清楚,该技术可能会比其他曾经的新科技更能影响用户的见解和观点,例如电视机、互联网或者是手机,因为它创造了更栩栩如生的体验,而且经常使用户成为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参与者。随着该技术的发展,这些影响可能会成为虚拟现实行业的一个问题,或者说这种恐惧被过分放大了,正如当初对微波致癌的担忧一样。


在斯坦福实验室中,研究人员发现就算是单个体验也能影响人们。在一次测试中,研究人员发现刚刚砍掉一棵虚拟树的受试者在清理洒出的水时比没有砍掉一颗树的受试者使用更少的纸巾。


记者Nonny de la Peña发现Emblematic Group将要制作的虚拟现实内容会将用户放在创伤性体验中,在他们心中建立情感共鸣。她说她的第一个项目重建了一个洛杉矶流浪汉因糖尿病昏迷的经历,并且在2012年圣丹斯电影节上使观众落泪。她后来又把观众放在叙利亚爆炸现场的周围,以及佛罗里达州黑人青少年Trayvon Martin的遇害地点,2012年他的死引起了抗议。


她说:“虚拟现实感觉离我们实际与世界互动的方式更近。这是它如此强烈的一个原因。”


类似的,一组法国学生研发了一个模拟场景,让人们在2001年9月11日一架被劫持的喷气式飞机撞毁时身处世界贸易中心大楼。在用户因为烟雾而窒息或者是跳下大楼时体验结束。


一些开发商想要利用虚拟现实的逼真性来帮助用户克服恐惧。一些初创公司让用户反复亲身体验他们的恐惧:从蜘蛛到飞行再到公开演讲,试图减轻这些恐惧。


如果用户开始在虚拟现实中待上几个小时,这些长期影响可能会变得特别重要。虚拟现实产业中的一些人指出2011年的科幻小说“Ready Player One”,其中描绘了2044年的世界,人类醒着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待在虚拟现实中。


Facebook公司旗下Oculus的首席执行官Brendan Iribe说:“随着科技的进步,你将拥有这种替代现实,你开始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待在里面。至少科幻小说是这样说的。”


角色扮演游戏《第二人生》背后的公司林登实验室正在创造另一个平行在线虚拟现实世界。在《第二人生》中,用户花真钱就可以结婚。这个名为Project Sansar的世界将在2016年发布,并且会随着用户的建造而逐步扩大。


对于斯坦福Bailenson教授来说,虚拟现实的影响将取决于如何使用它。他说:“问题不在于虚拟现实是好还是坏?你永远不会就书面文字或视频提出那样的问题。但是我希望人们谨慎行事。……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来源: yivian.com,微信: ovalplus】




QQ群:389709524.net redis android hub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