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金融官网:www.zmjinrong.com 公众号:zmjinrong_com


版权:来源 ipo观察(ID:ipo2012)综合自FT中文网、第一财经日报,齐鲁晚报


人总是扎堆思考,然后一起变得疯狂,但是要想恢复理智,却得一个一个地慢慢来。


人类的文明史有多久,也许投机的历史就有多久。比如说大蒜,也许今年可以卖到10元以上一斤了,但明年呢,谁也不知道。观察君认为:至少我们吃的是大蒜,最好别反过来。对大蒜暴涨,读者们怎么看?欢迎留言,我们后台等候!


“投机精神是人类与生俱来的。”

大众所熟知的“郁金香狂热”发生在17世纪的荷兰。


1634年起,由于价格的攀升,郁金香成了一种投资工具,荷兰社会的每个阶层都参与到郁金香的狂热交易中,投机炒作氛围浓厚。1637年1月前后,连普通品种郁金香的价格也在30天内上涨了20多倍。但在2月份,该品种的价值跌至其最高价的1%。如今,中国人正在应对一场涉及一种更辛辣植物球茎的泡沫:大蒜泡沫。


“蒜你狠” 曾经是一个时髦用语,源于2010年的大蒜价格,当时大蒜价格是一路涨涨涨,半个月的时间涨了50%,赶超了鸡蛋的价格。近期,伴随着各种蔬菜的疯狂涨价,“蒜你狠”似乎也跟着卷土重来了。国家发改委10月31日公布的10月全国小农产品价格情况显示,10月份大蒜的批发价格和零售价格分别为7.24元/斤和7.89元/斤,环比上涨6.16%和4.64%,同比上涨90%和67.9%。



暴涨创历史新高,有蒜商已赚千万

价格快翻倍了,蒜商们热情高涨。


中国大蒜主要产区在山东,其中金乡县又是山东的重要产区。数据显示金乡县今年入库大蒜大概是180万吨,以此计算,金乡储存大蒜的蒜商们这个年度大概有54亿元的“浮利”。但这只是理论上的估算。因为大蒜的价格,即使业内人士也是赌。今年可以赚上千万,但到明年亏上千万也是常有的事儿。


今年大蒜价格的上涨,在春天已见端倪。一位金乡的蒜商此前称,他的冷库容量是7000吨,从去年收蒜到今年大蒜出清,一共赚了近千万元。


大蒜金融属性也是幕后推手

除了供需不平衡外,今年有大量的资金流入大宗商品市场,使得大宗商品市场的不少产品价格都上涨了。大蒜金融属性逐步增强,人为炒作因素推高大蒜价格。


有业内人士分析,因为今年全国范围内大蒜减产,市场供需发生矛盾,这为投机炒作提供了商机,游资炒作现象日趋突出是拉高蒜价的又一因素。此外,冬季到来,大蒜储存成本下降,而新蒜要到明年4、5月份才能上市,市场供应相对减少的情况下,蒜农和蒜商惜售心理加重,借机提价以及囤蒜等多种因素均使得今冬蒜价居高不下。据业内人士预测,春节前大蒜价格高位运行的可能性仍然较大。然而如果下个收割季节的产量正常,到明年第二季度,大蒜价格就会发生暴跌。


“搏傻”的结果是泡沫,后果是血本无归


其实,对于大蒜的价格的这种“过山车”,行业内的人士并不陌生。2009年和2010年,受种植面积缩减和所谓的大蒜可预防猪流感等观点的影响,投机者大举买入大蒜,导致蒜价飙升。随后泡沫破灭,留下一地鸡毛。


35岁的孙常德是个地道的南方人,因为大蒜,他一年12个月有10个月呆在金乡。说起这几年和大蒜的故事,孙常德显得有些疲惫。


2007年,他和几个老乡每人集资十几万元正式加入“炒蒜大军”,没想到第一年就看错了行情,错过了年前的高价位,跌得一塌糊涂,他们赔了将近200万元。“那一年赔得最惨,光江西的蒜商就赔了一个亿,其中一个村100多户做大蒜生意的赔了1000多万元。”


孙常德不是个甘心失败的人,2009年好行情是多年不遇的,孙常德挣了100多万元终于翻了身,尝到甜头的他决定今年再赌一把。


2010年5月孙常德将去年挣的100多万元,大部分投在蒜市,通过各种渠道收购了100吨蒜。在别的蒜商还举棋不定时,孙常德在9月初大蒜入库之前,以每斤6.0元价格卖了50吨。


进入10月份大蒜价格开始下跌,“进入11月份有两次大的波动,从6块一直跌到4块,又跌到3.8元,很多蒜商都赔钱。”尽管这周回涨到4.3元,但很多蒜商一吨仍赔2000-3000多元,这个价格能保本的也仅占两成,很多蒜商,最后血本无归。


孙常德说额最多一句话,“其实每个人都在赌”。而巨大的盲目性让很多蒜商都赌错了。


大蒜不过是一个小泡沫,贪婪才是真正的恶魔

 “人类天生就喜欢交换东西和预测未来”,因此投机永远不会改变,因为人性始终如一。从技术层面上来看,每一次投机事件都具有明显不同的特征,以上面提到了泡沫事件为例:最早期的郁金香狂热还局限在对一种商品的炒作,许多郁金香品种的价格在一年内上升了百倍,大部分交易并没有实现真实的交割,投机者就从中赚取了数十倍乃至百倍的利润。这样的市场显然无法长久维持,待到击鼓传花结束时,郁金香泡沫就烟消云散了;到了法国密西西比公司和南海公司泡沫事件时,约翰?劳以财政大臣的身份设立中央银行发行纸币,英国国王亲自担任南海公司总裁,以国家信用吸引民间资本。可以看出,较早期的郁金香狂热,炒作的主体从民间自发上升至国家层面,由国家行为引发了民众的投机。


无论投机的发起是国家还是民间,这最终都源于人性的贪婪,前者是个人对暴富的欲望,后者则为权力和财富的欲望,“贪婪是一种普遍存在的欲望,随时随地影响着每一个人。”在投机狂热期间,这种贪婪被释放出来并迅速影响至大众,把每一场狂热都铸成了相同的形状,不管其历史背景如何。这种本质上的相同,也解释了为什么所有重大的投机时间似乎都是历史的重演,为什么17世纪90年代的经历如今看起来那么熟悉,而且被重复了千万遍。对照历史与现实,不难发现我们身处的时代与环境曾经如此似曾相识,进而更好地有利于我们换个角度看待当下,避免陷入羊群效应及群众性癫狂,从而让自己成为一个更为慎思明辨的投资者。


细思极恐:比"大蒜泡沫"更可怕的,其实是“吃人”的贪婪


【版权声明:本平台致力于寻找金融行业至关重要的文章,以提高全民金融意识,促进金融交流,如涉及文章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或附上稿费。联系方式:13751745460 微信号:zmjinrong】


点击“阅读全文”,进入3G版”密金融“



QQ群:389709524.net redis android hub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