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今日日本(ID:JinJapan),文丨Jin酱

我没钱、没权、没地位,死之前完全不知道该给女儿留下什么…想了想,我只能教会做饭、做家务,让她认真地过好每一天,即使自己一个人也能好好地活下去…

—2008年离世的妈妈千惠


2008年,日本一名四五岁就会做饭的小女孩感动了无数人,原因不只是小小年纪就会做饭做家务,而是这背后的故事让人陷入沉思…



2001年,刚刚结束乳腺癌治疗的千惠嫁给了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安武信吾,2002年6月,千惠奇迹般怀孕了,但是医生却劝她拿掉孩子,因为怀孕很有可能让乳腺癌复发…



第一次当妈妈,第一次摸着腹中的没有受到影响的胎儿,千惠怎么舍得打掉,不顾家人的劝阻,决心要把孩子生下来…


2003年2月,阿花小天使来到了安武家。


“能和阿花相遇,证明我在这个世上活过,这个比自己还重要的孩子,是我的人生至宝。”

—千惠


果不其然,2003年11月,阿花九个月大的时候,千惠的乳腺癌复发了。2006年10月,千惠的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全身,连抱阿花都开始吃力了…


“妈妈要对你说声对不起,妈妈得病了,身体有点痛,抱不动阿花了”

—千惠


阿花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哭闹着让妈妈抱抱…


而此时千惠一直在想:阿花一天天在长大,而我能在自己离世和阿花长大成人之前,给她留下什么?应该说我不愿就这么从阿花的世界中消失…


2007年,阿花四岁生日那天,千惠送了阿花一条围裙。




千惠说,虽然还有点早,但今年就想开始一点点教她做菜。记得第一次看阿花用刀的样子,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可还是忍住没出声,也没伸手…


“阿花,做饭这件事与生活息息相关,我要教你如何拿菜刀,如何做家务,学习可以放在第二位,只要身体健康,能够自食其力,将来无论走到哪里,做什么,都能活下去。”

—千惠



“只要是阿花力所能及的,我都让她自己来,这样有一天我不在了也没关系。去幼儿园之前要准备一些东西,我也不帮忙。我希望女儿一个人也能减轻茁壮地活下去。”

—千惠




2008年,妈妈千惠在家人的陪伴下走完了这一生,而在过去的一年中,千惠留给阿花最珍贵的“遗产”就是教会她认真努力地过好每一天…


“妈妈,有件事我想告诉你——所有的便当我都会自己做了!还和爸爸两人一起去了迪士尼,如果妈妈也一起去就更好了!妈妈,我一直记得你对我说的话,‘不说别人的坏话,不忘记微笑’。阿花有的时候也会想哭,但是想到妈妈和爸爸,阿花就不哭了。”

—10岁的阿花



妈妈千惠走后,爸爸信吾说,“太难熬了,看不见希望,看不见未来,不知道该怎么带孩子,每天只知道用酒来麻醉自己,晚上睡不着觉,看着妻子的遗像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没过几天,阿花从外婆家回来了,我早上站在厨房门口,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突然阿花就走到厨房,搬个小凳子,取出菜刀,把豆腐放在小手上,慢慢地切起来,准备好食材,然后开火…”



信吾这才意识到,阿花是千惠留给他的“财产”…



从那之后,阿花每天早上都会早起做饭、出门遛狗、和爸爸吃早饭,刷牙洗脸,弹钢琴,上学…




下午放学,回到家后,打扫卫生、晾衣服、整理房间…完全不用爸爸帮忙…


有时候爸爸信吾要加班,阿花会在睡觉之前给爸爸做好晚饭,并留下小纸条…


吃之前要看一下哦!这是阿花做的,给爸爸做了米饭和小菜。

—阿花


2012年3月,爸爸信吾将千惠生前在博客记录的点点滴滴做成了一本书《阿花的味噌汤》,他希望以这样的方式给孩子和自己留下一些回忆,并想告诉女儿妈妈是如何努力生活的,爸爸和妈妈相遇,然后和阿花相遇,又是多么幸福…


2014年,安武一家的故事被改编成了电视剧SP《阿花的味噌汤》,由大仓忠义、 尾野真千子、芦田爱菜出演。


2015年,还有电影《阿花的味噌汤》广末凉子、泷藤贤一、一青窈出演。


电影上映的时候,阿花已经12岁,爸爸信吾带着阿花来观看,看完电影后阿花红着眼睛笑着说,“想妈妈了”…



现在的阿花已经是料理小能手了,每天都觉得自己很幸福,而且一直坚守着和妈妈的约定…



看到这样的阿花,在天堂的千惠一定是开心的…


希望我们都能珍惜和孩子相处的时光

少一些要求,多一些欣赏和满足

做个合格的父母

长按识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