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8月4日,Jeanne Calment在法国的养老院中去世。虽然对于每个人来说,死神都终将降临,但他似乎并不急于拜访Calment夫人。她去世时享年122岁,创下了人类的长寿纪录


这个记录有没有可能被打破?人类到底能够活多久?2009年发表的一篇论文对此作了一个数学验证,该研究基于1950至2005年间瑞典女性的寿命数据,最终结果显示,人类的理论寿命极限可能在125岁左右


基于这个结果,Calment夫人的长寿记录是有可能被打破的。不少科学家相信,这个理论极限本身是可以被打破的,随着对于衰老机制的深入研究,人类实现生物学意义上的“永生”也并非不可能


然而,来自爱因斯坦医学院研究衰老机制的专家Jan Vijg博士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别说125岁这个理论极限了,连Calment夫人这样长寿的人我们可能都再也遇不到,人类的寿命极限将固定在115岁


Jeanne Calment 1997年在法国去世,享年122岁

 

Vijg博士的相关论文于10月5日发表在了《自然》杂志上。对于人类寿命是否存在自然极限,科学家间进行了长期的争论,而这篇论文为正方又提供了新的证据


既然是长期的争论,那么自然会引发争议:一些科学家对这个新的研究结果持相反意见,并对这种解释表示怀疑。他们认为,在该分析中使用的数据是不明确的,而且这篇论文没有考虑医学未来的发展。


James W. Vaupel 是Max-Planck Odense中心生物人口统计学的主任,他一直反对人类正在接近寿命极限的观点。他称这项新研究就是个笑话:“这实在是让人沮丧,同样的错误在科学中出现多次,还被发表在了像《自然》这样的知名杂志上。”




Vaupel博士对于人类寿命的乐观基于自1900年以来的人类寿命趋势。1900年出生在美国的孩子,其平均寿命只有不到50岁。而现在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其平均预期寿命为79岁。日本的平均预期寿命要比大部分国家高得多,达到了83岁。


而然,同样是基于寿命数据的研究,Vijg博士和他研究团队眼里看到的却是不同的信息。


研究团队将不同年龄的人在某一年有多少存活制成图表。之后他们会比较每年的数字,以此来计算各个年龄组的人口增长速度有多快。Vijg博士发现,在社会中增长最快的群体是老年人。例如,在法国20世纪20年代,增长最快的群体是85岁的女性。


随着平均寿命的延长,峰值也会转移。到了90年代,法国增长最快的群体是102岁的女性。如果这一趋势继续,今天增长最快的群体很可能会是110岁。但是正相反,这种增长开始放缓,并且似乎已经停止。


为了深入研究,Vijg博士转向了人类死亡数据库。该数据库包含38个国家,由美国和德国的人口学家们联合运行。在这里,他们发现了同样的总体趋势。在20世纪80年代,这种朝向老龄化的增长开始减缓;而在大约10年前,它保持停滞不变。



图片来源:Nature


这可能已经发生了,Vijg博士和他的同事们说,因为人类终于到达了他们寿命的极限。


为了进一步测试这种可能性,研究人员们分析了国际长寿数据库,该数据库由Vaupel博士和他的同事们建立。它包含了534个长寿老人的详细报告。


Vijg博士和他的同事对数据库进行了梳理,标记出每人去世的年份,并将自60年代以来每年去世的最高年龄制成表格。



图片来源:Nature


在1968年,最高的年龄是111岁。到了90年代,这一数字已增至115左右。但后来这一增长趋势也停止了。这种停滞被证明不只是存在于最大年龄的人中。“当你观察第二老的——第三、第四、第五——这种趋势是一样的”,Vijg博士说。


在研究人员的图表中,Calment夫人“显然是个离群值,Vijg博士说。他和他的学生们也计算了,按照目前的趋势有多大的可能会有人活得比她更久。而结论是:几乎为零。


你需要一万个像我们这样的世界才可能出现一个人活过125岁,”Vijg博士说道。


根据给出的数据,科学家预测,未来看起来将会和现在差不多。“我们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人类最高的年龄会是115岁,”研究团队成员Brandon Milholland说道。


寿命是否有极限长期以来一直在科学家中饱受争论——不只是人类,而是对于任何物种。只是现在,得益于平均寿命长的增加,人类已经活得足够长以达到他们的极限,Vijg博士说道。


然而,Vaupel博士指出,在一些国家,如日本,增长最快人群的年龄还在持续变老。而对于世界上寿命的记录数据,Vaupel博士认为Vijg博士并没有使用最有效的统计方法进行数据分析。


此外,持反对意见的科学家们还为医学的进步可以进一步提高最大寿命,而这篇论文完全没有提到。“当然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如果你不进行干预,”Richard Faragher说,他是英国布莱顿大学的生物老年学家。




例如,在虫,鼠和蝇中,研究人员已经通过从根本上抑制参与生长因子信号传导的基因或控制食物来延长其寿命。“如果这都不可能延长人类的寿命,”Faragher说,“那我们与进行试验的其他物种都不同。”


对此,Vijg博士则认为,动物身上有用的方法不一定适用于人类。“我并不是说药物或者组织改造不可能有益于增加我们的平均寿命,但它们真的能让我们打破115岁的极限吗?我觉得这不大可能。寿命是由许多基因控制的。也许你可以弥补这些漏洞之一,但仍有成千上万个其他的漏洞会冒出来。”


生物老年医学家Aubrey de Grey对人类的理论寿命抱有更多希望,他是SENS基金会的首席科学官,发展并振兴了生物技术。他说:“这篇论文的结论是绝对正确的,但是它没有提到未来医学的潜力,只是代表了今天以及过去的医学水平。”


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学教授Leonard P. Guarente则赞扬了这个新的研究,他说这证实了他几十年研究以来的一个直觉:“对于那些认为人类寿命没有限制的人来说,这篇论文是一剂良药。


Guarente教授等支持者们认为,于19世纪后期开始,由于儿童更少死亡,平均寿命开始上升。而近几十年来,成人也拥有更好的健康状态。其中的一些改善来自于戒烟并且有更好的饮食。抗生素和慢性疾病(如心脏疾病)的药物也有帮助。但所有这些现代生活的改善都不能逆转潜在的生物学老化过程。


根据实验研究,Vijg博士将老化描述为DNA和其它分子损伤的积累。我们的身体可以通过修复一些损伤减缓这个过程。但最终将会有过多的损伤需要修复。


“在某一时刻,所有都不行了,生命也就结束了,”Vijg博士说。


在ijg博士看来,对人类来说,最有希望的不是延长寿命,而是延长健康生活的时间——通过健康的习惯,或者药物可以修复随着时间产生的细胞损伤。


“我们有很好的机会增长健康的跨度——这才是最重要的,”Vijg博士说。

 

参考:

[1] J. Vijg, etal, Evidence for a limit to human lifespan, Nature 2016, http://dx.doi.org/10.1038/nature19793

[2] L. Geddes, Humanage limit claim sparks debate, Nature News 2016, doi:10.1038/nature.2016.20750

[3] C. Zimmer, What’sthe Longest Humans Can Live? 115 Years, New Study Says, NY Times 2016, http://www.nytimes.com/2016/10/06/science/maximum-life-span-study.html

[4] Weon, B.M. & Je, J.H., Theoretical estimation of maximum human lifespan, Biogerontology 2009, 10, 65.



QQ群:389709524.net redis android hub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