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提琴没有弦   来源丨虎嗅网(ID:huxiu_com)


这两天围绕《叶问3》票房背后的猫腻都已有不少讨论,广电总局电影局也表达了严正态度,影片相关参与方已被广电总局电影局约谈。


在这些文中我们了解到,《叶问3》一系列“造假”问题背后的始作俑者是上海快鹿投资集团,但其实这背后的推动者是该公司的董事局主席施建祥先生。不多赘述,这个文章就是为大家八下施建祥的造假经历。


据百度百科介绍,施建祥,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独立电影制片人和投资人,上海历届春节晚会中首次由民营企业家担任总导演:


2015年,施建祥博士美国行圆梦好莱坞 《大轰炸》;桃花盛开30年, 施建祥博士助力蒋大为上海开唱,唯一获奥巴马邀请的中国民营企业家。


2014年底受美国总统奥巴马邀请到美国白宫参加年度圣诞答谢宴,成为中国唯一受邀企业家。


2015年10月施建祥博士喜获剑桥大学终生荣誉院士荣誉。


谎称被奥巴马邀请出席晚宴,还P了一手渣图


相信施总引以为傲的事情之一包括是“受美国总统奥巴马邀请参加白宫年度圣诞答谢宴的唯一受邀企业家”。但实际上如何呢?


美国白宫每年有两个正式对外晚宴,一是美国白宫国宴,一是美国白宫记者协会晚宴,成龙和邓文迪都曾出席过白宫国宴,但2014年的这两个宴会都与施总在同年12月13日出席的“白宫年度圣诞答谢宴”对不上。


(图为白宫国宴,左图为成龙参加的那次白宫国宴)


那么施总参加的是什么呢?据百度、谷歌告诉我,实际上并不存在“白宫年度圣诞答谢宴”这样一个宴会,搜索该词的结果均为施建祥相关新闻。


而其在2014年12月13日出席的“宴会”其实是白宫的每年固定的开放日“Holiday Open House”,不是正式晚宴也不是私人晚宴,他的周围都是没有穿着正装来参加开放日的大人小孩们。


(图片来自施建祥微博)


此外,施建祥还有数张与奥巴马总统的独家p图,这些图并不是网友杜撰,也不是笔者恶意伪造,而是出现在“菜苗网”对他的“独家报道”上,其他媒体对此的转发源皆为菜苗网。



据百度百科介绍,菜苗网隶属于上海菜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从事P2P网贷信息综合服务,2014年上线。菜苗网实际为上海快鹿实际控制公司,该网站对快鹿与施建祥进行过多次“独家”采访,其中网站内关于“施建祥”的搜索结果共133条,均为原创内容,包括如上2张p图(上图所在网址已为“抱歉,您访问的页面找不回来了”)。



奥斯卡给他的邀请函也是伪造的,且质量粗糙


在施建祥微博中,他提到自己受“本届奥斯卡总导演Reginald Hudlin的邀请”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并贴出“邀请函”如下:




我们先不追求为何奥斯卡邀请函只是一张普通A4纸这么low,也不考究为何从大洋彼岸邮寄过来却连折痕都没留下。


从英文写作的科学角度出发,在正式书面邀请函中不使用“dear...”,受邀人的头衔也应为最高头衔如“Doctor”而非“Mr.”。另写信人的人名应使用右对齐格式,同时其头衔也不会但有个“producer”放在哪儿,而应该是XXXX的producer。


还有地址,“in Hollywood, California”就没了,连门牌号都没有,这是诚心邀请施总出席奥斯卡么。毕竟好莱坞在洛杉矶是一个县,一个山坡,一条马路......


并且,通过简单的Google我们了解到,奥斯卡官方邀请函其实应该长如下这样。虽然可能每届奥斯卡典礼的邀请函设计上会有差异,但起码,起码要写清楚具体的时间、地点......这应该是一封邀请函需具备的基本素质。



伪造媒体标牌,且质量粗糙again


如果说奥斯卡邀请函属于超钢题,难以找到样本山寨的话,那么国内几大媒体的麦克风牌则是打开电视就能看见,这都伪造错,是要扣分的。


下图中上面的两个图片分别为2015年与黄圣依一起参加所谓的独立精神奖颁奖典礼、奥斯卡典礼。注意看施总前方的话筒们,大多贴着大小一致的白地儿媒体牌。这么整齐,是糖葫芦么......


下方图片所呈现的则是施总参加真实媒体采访时,媒体牌的样子。



而且从背景来看,当时施总应该也并未在颁奖礼现场,后面搭台子的场景不要太明显......


自称受封“剑桥大学终生荣誉院士”,实际上根本没有这个称谓



据施建祥本人微博,他于2015年11月5号获得了剑桥大学授予的“终身院士”的称号,但实际上他获得的是什么呢?我们原图放大仔细看:



若这是正规高等院校颁发的荣誉证书,应有“This is to certify that......Jianxiang Shi was admitted to......”等被认证字样(ps:图中姓和名也写反了),绝对不会只有一个“Shi Jianxiang+Jesus College”。


而且,在剑桥大学下属的耶稣学院(Jesus College)根本没有“终身院士(life fellows)”这个头衔。另外,无论在剑桥大学官网还是在剑桥大学耶稣学院官网都搜索不到“Shi Jianxiang”或“Jianxiang Shi”这个人。


其手持的“荣誉证书”上面写的内容确是“......in recognition of his great generosity to the college”,意思是,“感谢壕为我们捐钱,特此证明”。


其实,剑桥大学并没有“特地举行仪式宣布”他获得学位,其“授礼”的地点为剑桥大学耶稣学院一个可外租的场地,演讲地点亦为剑桥大学莫德林学院(Magdalene College)一块可对外租借的礼堂。也就是说,施建祥不过是在耶稣学院办了个酒会,捐了钱,手持的“证书”就是一张捐款证明而已。



他名下还有很多的title,其实都是假的


在2015年10月左右,有大批媒体对“施建祥博士荣获‘2015中国社会责任特别荣誉奖’”一事做了报道,其中对于施总的介绍为:


“施建祥博士是联合国和平大使、美中文化交流特使、国际著名电影制片人、中美电影节共同主席、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电影《大轰炸》、《叶问3》总制片人、《敢死队4》中方总制片人、上海戏剧学院名誉教授、2015东方卫视春晚总策划总导演、上海快鹿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他曾荣获中美电影制片人杰出贡献奖、第五届香港国际电影节最佳制片人、中国十大工商英才、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中国民营企业领军人物、中国经济建设杰出人物、上海沪商首善等殊荣。”


首先介绍的第一句写道“施建祥博士”,但对于这个头衔的信息并不充分,无从考证施总究竟毕业于哪个高校,仅有一段谭咏麟的采访中提到了施总的博士学位或许受于“香港孔子学院”。


谭咏麟:“什么是潇洒?我认为施建祥先生就是一位真正潇洒的人,回想起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是在香港的孔子学院一个颁授博士学位的仪式上,远远看见一位穿着像上海滩许文强衣着的人,头上还戴着帽子,实在有点儿夸张。但之后施总他走过来邀请我和他合照及交谈,这短短时间之交流,我发现原来他只不过是对自己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演绎方法,这是我第一次和他见面的感觉。”


其次,介绍中还提到“施博士”是“联合国和平大使”,这个头衔可不低。去到联合国官网发现,的确有这么个类似的称谓,但准确的说法为“联合国和平使者”,华裔使者只有郎朗与马友友,施建祥博士并不在列。


接着,介绍中的“美中文化交流特使”根本是转为施总而设,搜索引擎中出现的所有与此相关的新闻皆以施总为主角。“上海戏剧学院名誉教授”总该是真的了吧,起码没有之前的国际化头衔那么吓人,但谁曾想,上戏名誉教授名单中也并没有“施建祥”此人......



另外,施总还是“《敢死队4》中方总制片人”,对此腾讯娱乐的报道内容为“施建祥主席将出任《敢死队4》首位中方总制片人,这是继《敢死队》系列电影前三部之后,有史以来首次由中国公司、中国人担任总制片人的好莱坞动作大片。”听起来好像施总成为了该影片的总制片了呢,但我们查看下《敢死队4》在IMDB上的资料,竟然没有施总的名字。



同样是那篇报道里,还提到了“《敢死队4》的美方创始人Trevor Short称敢死队系列从第一部到第三部,虽然在国际上已经打响了品牌,但也走了不少合作上的弯路”,这里的提到的“Trevor Short”其实并不是《敢死队》系列的创始人,只是2010版《敢死队》的众多执行制片之一。



顺藤摸瓜,终于找到一个施总确实干过的活儿了,就是“2015东方卫视春晚总策划总导演”,但仔细一看,这是个快鹿自己家主办的晚会,当个总策划总导演可能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跟过家家似的。



他说自己是民间电影节“中美电影节”的共同主席,也是假的


在其百度百科下,有一段话中提到其title还包括“中美电影节共同主席”。



然而,在中美电影节官网的组委会名单中,并没有施建祥。



不仅如此,实际上“中美电影节”根本不是一个被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官方认可的“国际电影节”,而是一个由“美国鹰龙传媒公司”主办,联合多家媒体娱乐机构参与的“民间活动”,不属于官方认可的“国际A/B/C/D类电影节”任何一项。目前上海电影节为中国区唯一一个被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官方认可的国际A类电影节。


八到此,大家对于施建祥本人如何心理多少有数了,相信这些也不只是他造假的全部,欢迎大家贡献自己的发现。唔...有一点想不通,施总这么厉害,为何不花重金P图呢。



相关阅读:

电影《叶问3》明明可以靠卖相,为什么还要买票房

文丨支湘  来源丨中国电影报


3月4日,由叶伟信导演的电影《叶问3》上映,当日即斩获1.48亿元票房;截至3月6日,该片已收获4.7亿票房,这是《叶问3》首周末的票房成绩。


一部影片3天4.7亿,这样一个数字即使放在最热闹的春节档,也是一个可观的数字。这个数字也是《叶问》前两部影片票房的总和。但这个数字出现在3月淡季,在让人惊喜的同时也引发了各路人士对票房的质疑:


比如,有人在3月6日凌晨1点在微博贴出一张中影国际影城(光谷天河店)的实时售票图,图中显示,该影城在半夜0:56分开始,每隔10分钟排映一场《叶问3》,票价竟高达203元。



涉事的影院不止是一家,而是遍布全国。有些在非正常时间大量排映;一些票房很低影院在放映《叶问3》时,票房暴涨;有些场次售出的位置都一模一样,甚至在中间座位没有售出的情况下,第一排的座位被预定……


有制片公司负责人痛心疾呼:能有个底线吗?为什么不用点心在作品上?


这一现象引起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的高度关注。


6日晚,电影局表达严正态度,并进行了严肃排查,让各大电商渠道及时提供与《叶问3》的票务合作合同,还重申了公平市场秩序的重要性,责令相关单位立即停止不正当营销行为,对于违规手段获取的票房不予统计,不予承认。


 “幽灵场”“高票价”相继被曝光


3月5日晚,公众号“电影票房”质疑《叶问3》“买票房”,并于3月6日凌晨1点在微博贴出一张中影国际影城(光谷天河店)的实时售票图,图中显示,该影城在半夜0:56开始,每隔10分钟排映一场《叶问3》,票价竟高达203元。


质疑一出,有更多网友也上传截图,更多的问题被发现:在全国各地有多家影院在非正常时间(早场、午夜场)疯狂排映《叶问3》;一些影城的排映《叶问3》场次甚至连售出的位置都一模一样;平时票房很低的影院在放映《叶问3》时票房陡然升高;更有网友晒出手写票,票上可见网友买票看的是《疯狂动物城》,出的票却是《叶问3》。


发行方2015年底就开始谈包场


3月8日,公众号“娱乐资乐论”发文表示,“娱乐资本论”与上海、天津、山东、湖南、浙江、安徽6家影院经理取得联系,超过一半的影院经理承认,他们参与了《叶问3》的“买票房”事件。


那么,《叶问3》是以怎样的方式来买票房?


一位院线人士告诉记者,“谈包场的事早就在2015年底就开始了”。


《叶问3》最初定于2015年12月31日内地上映。在确定上映时间后,2015年11月份,《叶问3》发行方大银幕就开始往各院线、影院跑,谈包场的事。另外,《大轰炸》也早已定档,大银幕在谈《叶问3》的同时,也在谈《大轰炸》的包场。



一位院线人士告诉记者,“其实,在谈包场之前,发行方会大致算一下,某片在2015年3月份票房上座率怎样,再根据这个上座率再加上每年的增长率来算2016年的上座率。当然,有些单个影院的增长率是负增长的话, 可以也会把这个递减率也算上。通过这样的计算,发行方再根据这个数据来算每个影院能承载多少包场费。”


2016年初,《叶问3》改档至今年3月4日。大银幕的发行人员又开始来跟院线、影院来谈包场事宜,“他们表示,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做包场。只能做活动。”


按照协议,包场金额原定分为3次打给影院,第1批预付款为整体包场费用的20%,今年2月份第一批预付款已到账。但后来,发行方又单方面撤回包场合作协议,后两笔款项并未给到影院。与此同时,已经打到影院账户的包场费用并不退回,而被要求全部用在《叶问3》前3天的包场中,影院并且保证30%-35%的排片率。


在电影行业,“包场放映”其实是颇为常见的做法,某业内人士表示,“包场,对于影院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但《叶问3》不同,大量包场并不会真的有观众前往观看,有些影院出现“虚假排场”、“幽灵场”,并且动辄200多元的高票价,在线选座网站的公开数据也显示,一些位置并不好的座位却比黄金位置卖的更快。


这些看起来非常明显的“票房舞弊”,在全国畅通无阻,并未遭遇太大的抵制。


作为动作片,《叶问3》卖相尚可


其实早在中国内地上映之前,《叶问3》早已先后在香港、北美等地区上映,并分别获取5986万港币和78万美元的票房。


而春节档上映的周星驰新片《美人鱼》也先后在香港、北美上映,并分别斩获5063万港币和98万美元的票房。


如果仅从数据上分析,《叶问3》还是能得到观众认可的。


某院线人士分析,就影片品质来说,《叶问3》的“卖相”在功夫片中还算上乘,“如果没有买票房的事情,在3月的淡季也会有5亿的票房。”



3月6日,记者去北京某影院观看了该片,这是下午3点多的场次。在该影院的1号厅,几乎没有空位,前来观看的多数是情侣。观众小杨表示,“看过《叶问1》《叶问2》,还是很期待《叶问3》的”。


首都华融电影院经理于超表示,近两年来,纯粹的动作片称得上市场的罕见类型,且《叶问3》距离前作《叶问2》也有6年之久,观众的期待值自然不必担忧。于超还认为,不论是成龙还是李连杰,都在上世纪80年代就打出名气了,而与他们年龄相差不多的甄子丹,真正能够在银幕上立住的形象,正是“叶问”。


有时间宣传,挡不住盗版


《叶问3》原定2015年12月31日中国内地上映,随后,该片又改档至今年3月4日。


改档会有哪些风险?


曹欢表示,《叶问3》原计划是在去年年底全球同步上映,但内地挪档,海外却如期上映,这让不少盗版商看到了机遇。但另一方面,早期《叶问3》的宣传战线虽长,但是成效不好,挪档之后,影片有了更为充足的发酵周期。


曹欢认为,总体来说,《叶问3》如今的档期绝对不比贺岁档差。


数据显示,3月4日上映首日,该片获得了40%左右的排片,直至3月底《蝙蝠侠大战超人》上映前,几乎都是“叶问”的天下。于超表示,在这个大盘比较“素”的档期里,《叶问3》无疑是首选。


资本“控制”票房


近两年,资本“控制”票房并非个案出现。


曹欢提到,目前影院多以民营资产为主,有人花钱买票影院卖票,这属于最正常不过的市场行为。“买票房”的做法,显然是打了政策的擦边球。


于超则坦言,随着电商进入电影业,以大额补贴的方式拉拢观众,这对于院线影院来说,是无力抵抗且必须接受的。但同时,终端也丧失了一部分经营主动权。


于超表示,一些新的思维方式,为电影业带来了新探索和新思路,但也有可能破坏原有的产业平衡。


他提醒电影人:“一旦《叶问3》的做法取得了成功且没有约束和规范,很快便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叶问3》出来。“到那个时候,电影市场赖以平衡发展的规则就会被打破,再想制止就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了。”


释疑


1、大银幕的前身是“兰team”


在此次“买票房”事件中,发行方大银幕多次出现在视野中。


那么“大银幕”是怎样一家公司,又具有怎样的背景?


为了发行《叶问3》,该片投资方快鹿甚至收购了一家小型的电影发行公司,并将其改名为大银幕电影发行公司。某院线人士透露,大银幕的前身就是“兰team”。而“兰team”在2014年3月与银润一起发行了电影《英雄之战》。而在那个时候,“兰team”就拿着钱去各影院送钱、买票房。


在《叶问3》事件中,也算是同样的公司做同样的事,因为有金融的背景,“大银幕”在操作手段上有了提高。


2、片方为什么要“买”票房?


根据此前《中国经营报》的报道,《叶问3》在2014年筹拍阶段,就曾通过P2P等方式募集了大量资金,2015年又曾通过苏宁众筹等多个P2P平台募集发行资金,影片上映前夕,A股上市公司神开股份、港股上市公司十方控股相继认购了《叶问3》票房收益权的理财产品。


对此,记者采访金融人士肖某,她表示,发行方买票房,实则是因为被投资方“捆绑”了。投资方快鹿很早的时候做了众筹计划,如果票房高于多少,相关的收益率就有相应的上升。所以一定要把票房做起来,否则金融产品发出去了,投资方怕兑现不了。


在她看来,这其实可以算是一份协议,票房一定要达到一个数字,金融产品的收益率才能高一些。而且票房起来之后,由于投资方投资了几家上市公司,这些公司就可以进行炒作。票房不起来,上市公司就很难炒作,股价上不去。对于投资方来说,其实票房收益多少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如果票房少了,会影响投资的金融产品。


-完-

《传媒圈》微信自媒体平台,是一个领先的有关传媒、影视、品牌、营销等领域的信息库和智慧库。每天受到20万品质人士关注,年阅读量超过五千万人次。

如希望交流,请加个人微信号:dianyingquan,将有机会参与线下沟通等活动。